本文照片由溫哥華曾昭參 (Alan Tseng) 提供!!

1.JPG 

,典型A型性格,充滿騎士精神,總是壓抑自己成就他人,移民溫哥華10年,曾在溫哥華大專院校敎ESL、LPI、

 托福文法寫作課程,她一邊進修一邊教書,幫助過很多移民的孩子在英文讀寫方面跟上當地進度,他幾乎成了

華人圈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,她敏銳的觀察台灣和溫哥華兩地英文教學的差異,融合成一套獨有的「篇章結構法

創意教學方式,五年前,被一家朋友說服回台教書,他的理想性格遭到很多挫折和誤解,但從幾年來所幫助英文

成長的回饋中她似乎體會更多的溫暖,也猶如一本人生存摺般,那些感激的人會自動存進他們的回饋金,

她一生取用不盡,昨夜,接到她的來函觸動我的思緒~~~

 

她寫著。。。。。。。

我的工作很平凡﹐不過似乎真幫了些孩子.

回來這五年﹐每年都幫了些人在自己生命關卡有所突破.

其中包括幾位屢考不上過托福﹐雅思﹐而無法出國深造的﹐在我這兒上了一陣子﹐考過英文檢測而出國﹐

如今已有好幾個已拿學位回來了.也有好些成人因困於雅思英文能力檢測﹐而無法得到移民許可的.我努力幫他們。

如今已在多倫多或溫哥華經營新生活﹐每年寒暑假回到那兒﹐都有好些朋友要見﹐很多都是家教建立的友誼.

更有商場大亨﹐私下增強英文會話能力﹐在一年的學習後﹐已能在他的工作上自在使用英文.

也有因英文不好而自棄於考場外的高中生﹐經指導後﹐推甄11校而得到十個公立大學入學許可的....

和每個學生的互動﹐都是一段故事─────

200912月初﹐來了個師大附中的高三生﹐他說高中三年他英文從未及格過﹐在英文名補習班裡﹐越聽越混亂.

因為英數皆差﹐三年轉了三班﹐文理工三組都試過﹐一直都在挫折中過日子。也一直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希望考上任何學校﹐

12月起,在我這兒上了兩個月﹐一月底我回溫哥華看世運﹐他則考學測.

我回台灣後他放榜。數學還是考個位數﹐英文卻考了80幾分.

從那時起,他對自己開始有信心。不再覺得自己什麼都考不上了。

因此態度變得非常積極。

2010三月,他表示想申請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政治經濟系之英文課程,我們就開始努力。

四月中,他通過第一關,我們繼續準備口試及面談。

六月初,真的拿到入學許可!

此生給我很強烈的成就感!

因為高中三年英文從未及格的孩子,居然可以在半年中有這麼大的進展。

七月他還是參加指考(考得不差)考完就到加拿大,像Kevin 一樣讀英文,經驗不同的文化,拓寬心胸和眼界。

因為知道他將到國外求學﹐需要西方的讀書方法﹐及獨立生活、解決問題的能力.我幫他找了一個課程、

訂了B&B,並給他三張地圖.

第一天帶著他了解這個都市的方位、市街圖、重要機構、並知道學校﹑住處及我家相互關係位置.帶他搭了一趟捷運﹑

知道如何上學.然後帶他上超市,買了些必備的糧食.

第二天起,他就自己上學,自己處理三餐,課後自己到處探索.找不到路 ﹑或有任何困難,就打電話給我.

我會讓他看著地圖,依我的指示﹐找到正確的路回家.

3.jpg 4.jpg

幾個星期下來,他已成為識途老馬.甚至在課程結束前,父母來看他的時候,他可以為父母導覽.

他的父母驚訝於平日事事依賴父母的孩子,居然能將處處景點如數家珍詳細說明.他們因著兒子的成長、改變而驚喜莫名.

八月下旬我們一起回到台北﹑他在日本大學開學前﹑繼續跟我上了一個月.這期間﹑我們加強的是研究方法﹑為未來的學習作準備.

這些日子來﹐我們一起努力﹐一起創造成功﹐一起體會成功的喜悅﹐又在加拿一有過這麼美好的經歷.

5.JPG 

我們的關係已是幾乎無所不談.現在﹑他在日本就讀.藉著emails﹐我們保持很好的聯繫和很好的溝通.

在最後一節課、他給我的一張照片背後,他寫著:

時間過得很快,回想第一次上課是去年的冬天。

也許是秋冬的蕭瑟吧?第一次到這裡,只覺得灰濛濛的。

沒有想到到了現在,這裡竟變成一個溫暖的地方。

而且變成一個我每個星期都很期待造訪的地方。

 

其實我每個星期總會經過很多風風雨雨,尤其是在高三這個難關。

但也是在這個巧妙的時候,我爸問我要不要來這裡。

我當然也不會想到之後的每次上課都可以滿載而歸。

也沒想到每星期六都可使這週的心情豁然開朗。

不只是高三的英文,也不只是聯考的成績

───也許是一種心情的轉變吧。

 

我從來沒想到過我可以用這樣的角度來看待英文,

也能以不同的觀點看世人、看世界

── 就像老師您常說的

Broaden your horizons”; “Be exposed to something different… 

 

2010年8月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時光。

也許老師您現在又想起我之前的反反覆覆?

不過我想說的是,比較加拿大之行前後的差別,

我開始懂得打理事情,學會將所學的學以致用。

最重要的是我將許多危機化為轉機。

也許我沒有詮釋得很好,

重點是,

但以前我從來沒想過我的人生會走到這條路 ─── 到日本早稻田讀大學。

(但我做到了。)

 

老師您時常上完課時問我 Did you learn something?或在我猶疑時常說

You get something, and lose something.

 

我要說,Maybe you think I get nothing, but actually I get everything here .J 

到了最後,離別兩字真難下筆,

 

那就謝謝老師也謝天吧。

2.JPG  

 

This term, I also have new tutor students, to whom I devote my dedication.

I am just an ordinary person who enjoys teaching. I always try my best to help my students sincerely,

hoping to help them make the most of  their life .

 

 

The greatest gift one can give
is
to lead someone else
to
learn how to learn.

 

 

 

 

, ,

咖啡館公關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